楠木南

怅然若失

要走了,却舍不得,类似爱情的感觉最让人惆怅,嗯,我想要个男朋友,很想很想,却仍然会躲在铠甲后观望,不敢展示自己。
无论是家乡还是父母,一想到要离开,心里都是不舍,接近了,又像刺猬一样需要保持距离。
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怅然若失,想抓住或依靠什么。

微风和煦,躺在群山里的小城,我爱你。

二十二年来最擅长的事就是讨厌自己,讨厌自己的反应,讨厌自己的感觉,努力的想变成「其他人」。